在火车上,李佩兰的离愁别绪到达顶峰,经过李卫华不停的安慰,情绪才平稳许多。

    李卫华原本做好准备,想接老两口一起过去。只是故土难离,再着他们能在这世道中自保,他没有多加请求,向李佩兰承诺会多她带回来。

    真的到达家属院时,李佩兰心里那些隐僻的情愫才得到了满足。

    她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悄悄打量房间里有没有nV人的痕迹,一室一厅的房间,g净、简洁,是爸爸的风格......重点是没有多余的东西。

    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,又闷又热的天气,如果不是在车上擦过身子,早能闻到汗臭味。

    李卫华知道自己nV儿是个Aig净的,放下行李就去澡堂打热水了。

    李佩兰刚好趁着爸爸出去的时间来到卧室,她最想看的地方......床上只有一个枕头,床边放着一台新的电风扇,衣柜里全是男人的衣服,没有其他味道,书桌上摆着一张她十岁那年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行李整理到一半,李卫华提着一大桶热水回来了,手臂的肌r0U因为握力鼓起,偶尔还有筋络显现。

    爸爸力气好大啊!

    李卫华去浴室兑好水,喊她先去洗澡,把剩下的热水灌进热水壶里,晚上用。

    而浴室里洗澡的李佩兰,不知想到什么,r0u了r0u自己的r儿...叹气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小?怎样才能长大点?书里画的那些nV人都好大啊......

    又加重力气r0u了一下,她低估了正在发育阶段rUfanG的脆弱程度,疼的自己Y唔出声。

    李卫华在外面整理她的行李,听见声音忙道:“兰兰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李佩兰本想说没事,顿了顿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她带着哭腔喊道:”爸爸...”

    “爸爸在!”李卫华以为她摔倒了,大跨步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入目便是一副水淋淋的lu0T,李佩兰见他进来,指着自己拢起的小x脯,眼泪汪汪的说:“这里好疼。”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是闭眼偏头,可不知想到什么,眼神定定的看着她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她被外公外婆养的很好,皮肤细nEnG白皙,腿又长又直,r0U都长在该长的地方,细腰他应该用不了两手就能握住,r儿小巧玲珑,sIChu稀疏的长出了几根yin毛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长成了大姑娘,不再是他抱在襁褓里的娃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