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泰文学网>网游>成为病娇弟弟的禁脔 > 3睡在一张床上故意用几把磨哥哥的女X
    纪逢云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到陆崇对自己的心思的呢。

    或许是看到他拿着自己的内裤套在丑陋的鸡巴上自慰时,或许是看到他像个猥琐的偷窥狂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他咽口水时,又或者…

    是每次对上他的眼神时。

    那么热烈的情绪,傻子才看不见吧。不过…那和他纪逢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陆崇,只是他养的一条狗。

    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,湿淋淋踏出水渍的拖鞋被一双脏兮兮的球鞋拦住,白色的运动鞋上还有个清晰的皮鞋印子。

    纪逢云缓缓抬头,未干的发丝里渗着湿热与洗发水交杂的气味,又是这种眼神:“看什么,滚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陆崇似乎想说什么,又被纪逢云一句“洗完过来帮我吹头发”堵了回去,立马脱了个精光一头扎进浴室。

    卧室的桌上放着一杯水,纪逢云抿了一口,温度正好。

    前几年纪家破产时,纪逢云每天跑东跑西,嘴皮子都磨烂了,日子久了,即使不说话也常会觉得唇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