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泰文学网>网游>成为病娇弟弟的禁脔 > 1在熟睡的哥哥面前掏几把
    “哥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凌晨两点,陆崇准时敲响了哥哥纪逢云的房门。

    等了两三秒后,无人回应,便拧开把手推门而入。漆黑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,只有陆崇开门时带进的光亮莽撞闯入,脚步轻轻碎碎,停在床边:“哥。”

    杯子轻触柜面,陆崇将倒好的热水放下。如果哥突然醒来质问他为什么不经允许进来,那么这杯水就是他的借口。

    他是蠢,蠢到无可自拔地爱上自己的哥哥,一个冷心冷肺的男人。但这不妨碍他偶尔露出自己的心机,尽管卑劣、阴暗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仍没动静,似乎睡死了。窗帘是随手拉的,没有经过测量,被晚风顺着窗缝吹开细细一角,盈盈月光撒下银辉,扑在床上男人的颈上,细白,泛光。

    咕噜。陆崇不受控制地咽了咽口水,望着床褥下伏起的痕迹,那里面包裹着哥圆润雪白的肉体。他只在哥洗澡时草草瞥过一眼,仅是轮廓,鸡巴便瞬间勃起,想象着哥柔软的手腕、细腻的脚踝、饱满的圆臀,喘着粗气将性器撸射,然后,又硬了。

    哥的一个眼神扫过来,他的身体就好像中了春药,不受控制地发烫、升热。

    “哥…”陆崇拖着步子,举着沉重的胯前向大床迈了一步,他想抚摸哥,亲吻哥,拥抱哥,可触及静静起伏、正在呼吸的软被,他又怕了。怕哥发现他的龌龊,怕哥挥挥手就将他抛弃掉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有些委屈,轻声喊着纪逢云,又扁着嘴巴喊哥,月光在陆崇的腰胯前微微一顿,描出狰狞可怖的肉弧:“我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弹性极佳的内裤几乎要包不住他的巨大,将那道凸起绷紧,陆崇难受得想哭,大手捂在胯上,目光紧紧锁在床上柔光摹过的颈线,揉胯的手愈发用力,渐渐喘息起来:“哥…嗯…哥…想插进哥的逼里。”

    纪逢云是双性人,他有根男性用来撒精播种的生殖器,也有个男人见了都想插的逼。八岁之前,陆崇借着年纪小,将那口肥壮的肉逼仔仔细细打量了个遍,惊叹于高傲圣洁的纪逢云身体异于常人的同时,心里却泛起隐秘的期待。再后来,撒娇卖萌不管用了,他只能一次次将那天的回忆掏出来,幻想那口逼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