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泰文学网>网游>成为病娇弟弟的禁脔 > 9吃醋/激/内S/胀肚/这么想怀就生我的/囚
    “唔…嗯…”男人的舌头又宽又长,卷着舌苔奸弄他的口腔,嘴巴大张将他两唇含紧,几乎堵住全部的呼吸渠道,纪逢云的鼻子用力吸气,小穴也跟随着主人的动作拢起逼口向内闭合。

    纪逢云的逼、纪逢云的嘴唇,纪逢云的全身都在排斥他的靠近,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,龟头已经挤开外阴塞进湿软的肉蕾,粗壮的柱身往肥阴里隆动,张唇呼吸的纪逢云被他压在身下,难受地用力拍打。

    哥把动不动就骚到流水的逼藏得这么好,一定没被男人操过。阴口又窄又挤,那些肉褶仿佛使劲浑身解数也要把他的性器推出去,内里崎岖的湿甬用生命在驱赶这个体型恐怖的柱形外来物。

    推拒入侵物的同时,软肉层层叠叠拢起来舔舐他的龟头,射精的马眼被逼舌扫动,涌起阵阵快感向上冲击他的理智。陆崇捏住纪逢云的脸,按着那张鲜艳的湿唇,重重吻了下去,同时不受控制地抬腰向前一顶,进得太快太深,纪逢云甚至没能察觉,直到某个无形的阻碍被破坏后,肉柱向前推进大截,纪逢云呜咽出声:“啊…疼…”

    随着纪逢云的指甲在陆崇后背无意识地抓挠,他才后知后觉,原来——刚刚顶破的是哥的处子膜。

    好似无形的烟花在脑内乍响,陆崇的心砰砰跳动,硬挺的性器在窄小的逼唇中充血膨胀,尽管酒精已经麻痹了大部分神经,可纪逢云还是疼得用指甲在他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挠痕,深到渗出了血珠。

    “哥,你松一点逼。”陆崇的舌头探进纪逢云抿紧的唇中,将唇肉和牙齿拨开,将粉舌牵引出来,“慢慢吸气。”

    “呃嗯嗯…”纪逢云闭阖的眼角渗有泪花,张着湿粉的唇瓣与男人的舌头内外交融,好像唾液的进入极大地安抚了下体撕裂的疼痛。

    陆崇轻轻吻着哥的舌,他已经很努力克制自己不直接操进去,纪逢云身娇肉贵,是他鸡巴疼死烂死也不敢虐待的人儿。可现在,他竟然大胆地把性器捅进了哥的逼,像梦一样不真实。

    在舐犊般的安慰下,哥的肉逼慢慢接纳了他,陆崇轻轻拔出自己干燥的鸡巴,被逼肉吞过的地方沾着些血红的湿,趁纪逢云沉浸在轻柔的亲吻中,陆崇朝前顶了顶胯,肉柱分明不算用力,可自身的硬度还是让深处的软肉紧张地蜷缩起来:“嗯…哥,太紧了。”

    陆崇被收缩的逼肉勒得头皮发麻,忍耐几乎已经到了极限,他亲了亲纪逢云的嘴唇:“哥,我就顶一下,就一下。”